身體健康

推出電子煙禁令後就能停止電子煙的發展了嗎?

如果你想嚴格禁止商品,最嚴格的做法是限制,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嚴格禁止商品銷售市場的流通。

 

但這類單純性的“限令”,如同“青春期叛逆的小孩”一樣,通常都是獲得反過來的實際效果,不但商品沒禁住,又滋長了“不法地底買賣”,對顧客的威協更大。

 

眼下的事例便是電子煙,自打在我國將HNB、HTPs這種產品定義為香煙產品,受《煙草專賣法》管控之後,這一以前紅極一時,很多大牌明星、網絡紅人都以前做作業過的商品表面層好像消聲匿跡了一樣,但事實上客戶還是能夠根據一些方式選購到。

 

每一年有關“不法市場銷售電子煙被法辦的新聞報導也五花八門,歸根結底,不外乎一個“利”字,在限令之中,商品就變成了剛性需求,稀有就代表著爆利。

 

“資產躲避動盪和爭奪,它的天性是怯懦的。它是確實,但還並不是所有真知。資產擔心沒有盈利或盈利太少,就像大自然擔心真空泵一樣。擁有適當的權益,財產便會越來越大膽。如果有10%的利潤,那就確保在4個地方被利用。利潤的20%會變得活躍。如果有50%的利潤,那就危險。為了得到100%的利潤,那就有勇氣踐踏所有世界的法律法律規範。如果有300%的利潤,那就是犯下或勒死所有罪行的松鼠。假如動盪和爭奪能產生盈利,它便會激勵動盪和爭奪。走私貨和售賣奴僕便是證實。”

 

 

這些禁電子煙的地區如今怎麼樣了?

 

新力量以前以前匯總過嚴禁電子煙的國家和地區在兩年後的情況,有的變為對外開放,有的在提前準備對外開放,最開始“42個我國地域嚴禁電子煙”的名冊也愈來愈短了,在香港也由於電子煙限令沒有根據從名冊中去除。

但是全球範疇內依然存有著對於電子蒸汽煙,各種各樣方式上的限令,但結果全是令人震驚的類似——靠譜的知名品牌與商品因為限令而撤走,銷售市場的缺口卻導致了黑市交易的氾濫成災,很多偽劣商品瀰漫著銷售市場,顧客的安全性反倒沒法得到確保。

 

 

電子蒸汽煙限令事實上是“劣幣驅趕劣幣”

 

印度

早在17年8月,印度就早已有某些的當地政府嚴禁市場銷售電子蒸汽煙。直到2018八月,印度聯邦政府衛生部以“電子蒸汽煙以及他電子器件煙焦油傳輸設備危害群眾身心健康”為由,公佈明文禁止包含生產製造、分銷商、市場銷售、進口及宣傳廣告,也並不認同電子蒸汽煙等商品為合理合法的合理煙焦油替代療法。印度衛生部更強調這種商品可造成 煙焦油成癮,進而使少年兒童和非吸煙者轉換為“吸煙者”。

 

今年,印度聯邦衛生部已提前準備對《2019年禁止電子煙條例》開展驗審升級,最後在今年一月根據了一項替代該規章的法令,宣佈在全印度範疇內嚴禁生產製造、貿易、運送、存儲和廣告宣傳電子煙品牌。初次違反者將遭遇最大一年的囚禁,最大十萬盧比的處罰,或囚禁與處罰併罰,假如再次發生將懲處最大三年的囚禁,及其最大五十萬盧比的處罰。

 

可是在印度的這般嚴苛的電子蒸汽煙限令起效後的幾個月內,大家仍未終止過應用電子蒸汽煙,依然能夠從一切Paan(本地香煙)店鋪或網上購買做霧化商品。因為沒了“Juul”那樣的靠譜知名品牌和名優產品,客戶只有從“異常方式”選購便宜偽劣沒有安全防範措施的商品。

 

一位22歲的本地人表露,他從孟買“拿貨”,並在Instagram上售賣,根據印度郵政快遞服務項目將商品發給顧客。

 

“我從業此項業務流程早已三年了,限令唯一更改的是靠譜知名品牌的商品早已撤出銷售市場。但我依然能夠售賣從孟買的黑市交易上選購到的中國產電子煙品牌。 ”

 

這一狀況也造成了多名公共衛生服務權威專家的關心,在全部嚴禁電子蒸汽煙的我國,包含墨西哥、巴西和泰國,都看到了迅猛發展的“電子蒸汽煙黑市交易”。

 

限令使靠譜合理合法的公司撤出了銷售市場,但卻令黑市交易非法行為得到了容身之地,政府部門理應對電子蒸汽煙開展標準和管控,而不是根據限令將顧客趕向黑市交易,錯過了標準電子蒸汽煙製造行業的機遇。

 

澳大利亞

因為煙焦油限令,帶有煙焦油的電子煙品牌在澳大利亞也列入禁賣品,殊不知依據數據統計,澳大利亞有239,000人應用電子蒸汽煙,在其中178,000人為因素平時客戶,即每個月吸電子蒸汽煙最少超出一次的人。這一巨大的數據身後,是澳大利亞興盛的電子蒸汽煙地底黑市交易。

 

雖然澳大利亞自2017年至今,就會有很多公共健康機構及實踐家一直都在勤奮嘗試將3.6%濃度值下列的煙焦油成分從有毒物質規範中清除,議會僅僅於上年才願意進行有關電子蒸汽煙的單獨調研,但迄今也並沒有實際性的更改。

 

因為沒法從正規平台獲得帶有煙焦油的商品,基本上全部客戶轉為從不法方式來選購。

 

“煙民應當還有機會挑選更安全性的代替品。而不應該被放置務必違反規定才可以防止喪生於抽煙的處境。”

 

 

實際上,根據“限令”來限定商品的不成功實例有很多,較為知名的便是美國20年代的“禁酒令”。

禁酒令既能處理男士嗜酒後的家庭暴力,又能將省出來的錢用在其他層面刺激消費,針對那時候的社會發展基本矛盾而言,看起來是一個“多贏的極致解決方法” 。

 

但想不到稀有的酒水卻變成了黑市交易最熱銷的商品,造成 私酒猖狂。而黑市交易也令美國黑道把握了很多的現錢,足以穩步發展,造成 社會發展發案率驟然升高,政府部門會計稅款遭受了極大的損害。從而,禁酒令於1933年被完全廢止,變成了一個引人深思的實例。

 

如同大禹治水一樣,最重要的是要操縱水,去輸通,而不是一味地去堵,現階段中國的HNBPOD也是一樣大道理,堵,肯定是堵不了的,而操控,始終是“最優解”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